丹东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2019iyiou

发布时间:2019-05-14 19:12:44 编辑:笔名

3月22日,即中央公布《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的第二天,尚来得及未换牌的国家出版广电总局给整个文娱行业丢下了一份重量级政策文件。

长话短说,在这份标上“特急”、落款时间为3月16日的红头文件中,广电总局措辞严厉地给视频平台、UGC和PGC制作人明确划出了红线:

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

加强上片花、预告片等视听节目管理;

加强对各类节目接受冠名、赞助的管理;

严格落实属地管理。

除了第四条是对地方监管部门的要求外(这也呼应了21日的“机构改革方案”,即国务院直属机构广电总局管地方广电,而新组建的央媒“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则直接隶属中宣部),前三条都有极强的指向性。我们不妨来简单解读一下——

、明确、严厉的内容管理政策黑天鹅和历次监管一样,这份红头文件的出台,没有太多征兆。对UGC和PGC创作者来说,是不折不扣的黑天鹅事件。

影视剧创意解说团队的忧虑

“基于影视综艺节目的再创作”,向来是内容创业者在短视频行业脱颖而出的捷径,此前,这些创作者只需关注盈利问题,现在,他们还不得不考虑生存合法性。因为这份文件条规定,禁止对视听节目重新剪辑、配音、配字幕,不给此类节目提供播出渠道,这意味着监管方从源头和传播渠道“双管齐下”,直接断绝了影视剧创意解说、恶搞、鬼畜类短视频节目的生存空间。

自此,“影视综艺衍生视频”走出模糊的争议地带,首次被定性为“不合法”。

不过各大博主的反应不一。以制作“x分钟看完x电影”闻名的微博大V博主 @谷阿莫 还在不动声色地继续“看完《环太平洋1》”并推广自家的凤梨酥;@张猫要练嘴皮子 则依旧发布他制作的电视剧《烈火如歌》的解说短视频。

以创意恶搞配音起家的“淮秀帮”也比较在意此事,其创始人@湖咯咯 于下午发微博表示:“跟微博通了……不搞四大名著和红色经典就可以了,大家可以继续工作了。”似乎表明这份监管文件对创作影响不大,但这条微博在晚间又被删除。

相比之下,制作水平更高的《阅后即瞎》则更谨慎。天纳团队在22日晚间在公众号上更新《一点说明》,称“为了遵守相关的政策和规定,现在我们决定将《阅后即瞎》所有的电影解说节目视频暂时撤下,进行自查、清理和改进”,并表示还会继续创作。23日凌晨另一条新推送则强调“没有谁凉了”。

至于外界一致认为可能会凉的b站鬼畜视频up主们,至少在3月22日晚间还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在b站app首页未登录状态下,推荐列表中还有以《三国演义》素材做成的鬼畜视频节目。

笔者也就相关联系b站董事长陈睿提问,但或许与月底赴美敲钟上市的敏感时机有关,到发稿为止,我们未收到陈睿的答复。

片花、预告片管理更严格

第二条规定明确要求不得用标题党、用低俗创意吸引点击。不得出现“未审核”或“审核删节版”等不妥内容。看似严厉,其实还是将旧规明确化了。

在过去两年,影视综艺节目的片花被营销出了花儿。2017年,观看量破百亿的剧项目,无一不是将片花观看量也计算在内,此举可令数据飚得既快又好看,更能引发普通观众的好奇心,形成正向循环;而2017年以来,芒果TV、优酷都先后与短视频平台西瓜视频进行内容合作,也表明片花的功能不止于宣发,长视频平台还希望通过上传片花,利用西瓜视频这个超大流量平台给自家站内导流。

但就笔者在西瓜视频的“娱乐”栏目所见的片花而言,确定“标题党”的尺度并不好拿捏。

冠名广告收入也将受到影响

若说前两条还可能有所规避,第三条规定则直接切断了金钱来源。当然,它某种程度上也是重申旧规,只不过规定范围从传统广电领域延伸到视频平台,乃至更新的PGC与UGC节目。

视频内容创业怎么走这份红头文件的来袭,绝非一时心血来潮,它直接昭示着2018年内容产业的监管主题:版权与“主流文化话语权”。

首先,本轮秋风扫落叶式的政策,着实出乎不少人的意料。一方面,广电总局改名换牌前的一轮政策来得确实既紧急又严厉,包括平台和内容生产者在内的不少相关方都毫无防备;另一方面,“基于影视综艺内容的再创作”是次被定性为“非法”,既未考虑世界范围内利用影视素材再创作的现实,也不留任何回旋余地。

第二,PGC和UGC制作人的小阳春未至,寒冬先来。利用现有视频素材再创作的路被封堵之后,内容创作的门槛大幅提高,这对内容创业者来说绝非好消息。另,本月底b站将赴美敲钟上市交易,这份红头文件的出台,势必对b站产生影响,毕竟后者拥有相当数量的鬼畜视频up主和利用影视素材再创作的up主。

至于影响有多大, 还得看美国投资人的态度。

第三,短视频创业咋办?这可能不是危言耸听——从2014年开始,广电就发起了一轮紧于一轮的管制,从OTT播控平台,到视频内容与形态,细致入微。十年前入场的视频玩家们,可能对慢慢收紧的政策习以为常,“大不了就和电视台同等管制”,但对新入场、期望发挥个性与才能的创作者而言,将会很不舒服——内容产品形态、分发渠道和观众心态巨变之后,广播和电视台的黄金时代已逝,对那些视创意为生命的内容创作者来说,新规会令他们无比难受,毕竟没人想回到过去。

此番管制形式严峻,到底是对所有相关内容“一刀切”,还是针对某些恶搞经典视频的“定点清除”,还没有官方释疑。但在监管局势没有明朗之际,内容创业者们谨慎为妙。

PS:23日中午时分,b站董事长陈睿向笔者发来回复称,(此事对b站)基本不会有影响。

盘点国内21家互联网中介平台
2007年东莞大健康种子轮企业
宝宝巴士唐光宇:他山之石可以攻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