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丹神第二百四十一章一缕阳光

发布时间:2020-01-26 10:48:03 编辑:笔名

丹神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一缕阳光

迅猛的大剑,从大块头的脑袋旁穿透而过,飞行中带出的凌厉剑气,让他的脸颊有些火辣,但终究是逃过了这生死一刻.

但这一切,并没有就此结束,欧阳剑显然打着一击必死的决心,其手中法诀再次一变,大剑掉了个头,再次朝着大块头的脑袋,冲杀过去!

大块头察觉到了,和玉田也察觉到了,但他们都束手无策,因为此时的和玉田,已经被薛清风给锁定住,他只能防,他只能选择跟薛清风一战。

跟薛清风的战斗,已经是让他焦头烂额,想要出手救大块头,是不可能了。况且,即便他想救,以他现在的站位,也来不及救了。

“还敢分心关注他人的情况,是想死的快点么?”薛清风飞到和玉田身前,讥讽之语道出间,手中的细剑舞了个剑花,就如风在跳舞。

和玉田心中焦急如焚,若是大块头送命了,那么当下的局势,将会更加糟糕。但眼下的薛清风,根本无法让他离开半步,他只得运起魂力,双掌拍动间,不断震碎那一缕缕的风刃。

剑未临,势先到。

此时的大块头,感受着后脑勺传来的火辣,一下子也是忘记了反应。

就在这时。

“锵!”

骤然,一个清脆的金属撞击之响,落入在场每个人的耳中,所有人都是不禁怔了一下。

欧阳剑瞳孔一缩,当下法诀一变,将那即将飞落到地面的大剑,给收了回来。

薛清风连忙挥出几剑,抽身退到了欧阳剑的身旁。

和玉田也是一下闪身到了大块头的身侧,大块头狐疑地转头看去,只见得一道亮光飞向了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之内。

“何方宵小,鬼鬼祟祟!”欧阳剑冲着那座山峰大喝出声,此时他心中凝重,能一击将他的大剑击飞的,绝非泛泛之辈。

薛清风也是如此,凝目盯着那座山峰,心中思绪电转,来者到底是什么人?是敌是友?即便不是友,跟和玉田两人,又是否是友?

和玉田也是皱眉思索。

大块头冲着那山峰抱拳雷声道:“多谢前辈相助,大块头感激不尽!”

“呵呵。”

一个淡淡的笑声,传入在场之人的耳内,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那山峰内蹿出,健步如飞,几个闪掠间,便是落入这峡谷之内。

待得临近,所有人才看清,来者是个少年,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并不是什么前辈。

几人看到他,都是愣了一下,这少年他们都认识,只是他们都想不通,少年哪里来的本事,可以将欧阳剑的大剑击飞。

并且,相隔那么远,这不单单需要强悍的力量和飞快的速度,还需要强大的预判能力。

大块头一看见陈方,心中一喜,慰问道:“陈方,你没死啊?”

陈方淡淡一笑,缓步走了过来,道:“你希望我死?”

大块头一挠头,有些愧疚道:“那种情况下,我没法救你,幸好你没事。”

他一直以为陈方是为了救他,才身陷险境,甚至是身亡。不过救他,也不全是陈方利用他,当初他对陈方无礼,为此已经付出了代价。

一个男人为宝贵的东东都没了,这个代价,也是不可谓不大。

既然前怨已了,而且双方也没有什么不可化解的大仇,也就没有必要再放在心上,太过去计较了,难免显得狭隘。

故而在岩洞之内时,几人遭到食人蜂群围攻,大块头身陷其中危急之时,陈方才顺手救下他。

后来大块头为了救他,还想独自一人冲回去,不过却被和玉田拦了下来。

由此看来,不得不说,大块头这个人还是恩怨分明的。

陈方笑道:“无妨。”

大块头点了点头,突然狐疑道:“刚才是你救了我?”

陈方道:“正是。”

得到他亲口承认,几人并没有什么震惊,而都是心中狐疑,他们还是不太相信。

不过大块头,却是认真抱拳道:“多谢了。”

在他想来,即便救他的人不是陈方,也会是陈方的好友。如果说是陈方,他道谢是必须的。如果不是陈方,而是他真有什么高人好友出手相助,那么也必然是他授意的,同样是该称谢。

陈方看了大块头的双手一眼,丢了一枚丹药给他,道:“服下调息。”

大块头点头,接过丹药二话不说就服下,而后就地调息。

陈方赞赏地看了他一眼,而后看向和玉田,笑道:“和道友,你似乎碰到了麻烦。”

和玉田皱眉道:“我不知道你来做什么,我是碰到了点麻烦,念你我也算合作一场,我劝你离开。”

他跟陈方,本就无大怨,这次出行也仅仅是双方的一项交易。

陈方一笑,道:“和道友也算是有情义之人。”话音一转,又道:“既然和道友念了情谊,我陈方,又岂能不够义气?”

和玉田道:“何意?”

陈方笑道:“今日之局,我来帮你破,如何?”

和玉田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搞不明白陈方的用意,道:“你知道他们两个的实力吗?”他伸手一指薛清风和欧阳剑两人。

陈方向两人扫视了一眼,笑了笑,道:“一个银魂二阶,一个银魂三阶。”

和玉田沉声道:“既然你知道,还敢留在这里,他们任何一人,杀你就如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陈方摇头道:“不过尔尔。”

“哈哈!”

薛清风大笑一声,脸色沉了下去,冷斥道:“无知小儿,狂妄至极!”

陈方却不理会他,看向和玉田,淡淡笑道:“和道友考虑得如何?”

和玉田沉吟了一会,道:“虽不知你哪里来的底气,但既然你执意如此,我陪你玩一玩又何妨,但天下没有掉馅饼的时候,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陈方直接道:“你在里面得到什么,便给我什么。”

和玉田心头怒火一烧,刚想开口斥骂,却是突然口气一转,道:“我什么都没有得到,如果你真要,这些算是吧。”说完,他取出了一堆各种各样的魂器和灵药,简直就是一个大杂烩。

然而,一个极为不和谐的声音,忽然响起了,就如打脸一般,“混账,竟拿这些破烂跟本座比,还不快把本座放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薛清风和欧阳剑两人,都是不禁目中露出贪婪之色。

陈方也是心头诧异,暗暗猜想这和玉田和大块头,在人之道究竟遇到了什么,那储物袋内封藏的,究竟是何物?是一代强者?

他当下笑了笑,道:“我就要这个。”

和玉田终于是忍不住了,怒声道:“滚蛋!若非看你我也算有点交情,现在我就废了你!”话罢,他先是掐了道法诀,拍入储物袋内,那声音顿时安静下来。

对此他也是很苦恼,他能封住那神眼意眼,但每次不到一小会,封印便又会失效,让它开口乱说话,这才引起他人的注意。

幸好的是,虽说无法彻底限制其的自由,但关住它,不让它逃掉还是没问题的。

见他这个反应,陈方更加打定主意,要将那东西弄到手,当下嗤笑一声,道:“和道友,不得不说,你是要财不要命啊,现在这局面,你认为,你真的活得下来么?”

说到这里,他看向薛清风两人,笑道:“两位,我想你们应该没有打算让和道友离开吧?”

薛清风冷笑道:“这还用说?不杀人怎么劫宝?劫了宝不杀人,也难免落下个不专业的名声!”

他这话说完,欧阳剑却是眉头一皱,他可不认为自己是专业的劫匪,今日干这种事,背弃曾经多少有一点交情的同道,也是他次为之。

陈方淡淡地笑了笑,看着和玉田,道:“和道友,真的这么乐观?”

和玉田扫视了薛清风两人一番,又看了看已经负伤严重,正在地上调息的大块头,脸色难看万分,今日的局势,已经不是不乐观的问题,而是非常严峻了。

他很有可能陨落在这里。

认真思考了一会,他对着陈方道:“告诉我,你哪里来的底气,不然我不能相信你。”

不待陈方说话,薛清风冷冷道:“小子,我知道你背后有人,让他出来!”

陈方笑道:“你认为方才那一击,不是我发出的?”

欧阳剑怒笑道:“小子,不要口若悬河,方才那一击,至少有银魂一阶的力量,你若能施展出,这天道早就让人嘲笑!”

陈方认真道:“真的是我。”

欧阳剑怒道:“狂妄!”

方才他自己的必杀一击,若是被陈方打断,那是他不能接受的。一个银魂二阶强者的大剑一击,让得一个魂体八阶的少年击飞,传出去实在有些不好听,脸上无光。

他的话音落下,却有一个破空之音响起。

“咻!”

只见一道亮光极速划过,转瞬就来到了欧阳剑的身前,欧阳剑大惊之下,慌忙抬起大剑横身一挡,“锵”的一声,欧阳剑没有退出哪怕半步,那亮光便是犹如被弹回一般,在空中一个翻转,飞了回去,落入陈方的手中。

“哼!单单速度快,又有何用……”

他的意思,就是速度够快,但杀伤力不够,还是杀不了人。不过,在他说到一个字的时候,那语气中透出的底气,显然不是很足了,因为有一缕阳光,照射在了他的脸庞上。

...

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疗效好
大连市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江西治白癜风的医院
六盘水癫痫治疗中心
淮安白癜风治疗价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