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战雏 百三十二章,赫本真正的强悍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7:14 编辑:笔名

战雏 百三十二章,赫本真正的强悍

果不其然,才刚刚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赫本手上的那些凸起开始动了起來,赫本脸上痛苦的神色也更加剧烈了,额头上汗珠大颗大颗地滴下,到了后面,赫本额头上竟然渗出了一层细密的血汗,让赫本煞白的脸显得更加恐怖,

“赫本这究竟是要使用什么武技,这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武技吗,他准备的时间越长,那他使用的武技威力也就越大,不行了,不能让他在继续下去了,”手中玄铁巨镰一挥,朱啸朝着赫本逼了过去,

眼下赫本使用武技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了,朱啸在这种时候,赫本脸上出现一个狰狞的笑,不过却很无奈地朝后避开了朱啸的攻击,赫本越是逃避,朱啸知道自己攻击就越是有必要,不待赫本离开太远,朱啸又狠狠地扑了过去,二人的速度都十分迅捷,一时间,房间里面出现了两个黑影不停地追逐着,

不管赫本如何躲避,下一刻朱啸就会立即攻过來,如此反复几次,赫本也是怒了,朱啸再度攻击过來,赫本不再朝后退去,而是用手臂來格挡玄铁巨镰,

玄铁巨镰一下子砸在赫本手臂上,顿时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响声,可玄铁巨镰并未让赫本断臂断手,他挡玄铁巨镰的那只手也只是向下沉了一下,随即就将玄铁巨镰给挡了下來,

“这……这还是人的手臂吗,”朱啸不由得心生不安,再僵持下去也沒有任何意义了,脚下一动,朱啸朝后就跳了去,“看样子是我动手太迟了吗,”朱啸显得有些垂头丧气,事到如今,他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有人忧心那自然就有人欢喜了,赫本脸上狞笑不断,得意洋洋地看着他那只已经算不得人手的手臂,

再看向那条手臂的时候,那哪里还是手臂,简直就是某种野兽的爪子,那十多个凸起已经完全变成了长长的骨刺,黑色的骨刺长在苍白色的手臂上,显得那么不和谐,也显得那么强悍,既然赫本已经准备到这一步了,那接下來朱啸将要承受的就将是赫本强悍的攻击了,

十分自恋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赫本狞笑道:“小子,你是不是怕了,要是你害怕的话,那就转过头去,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一点,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就一瞬间,只要一瞬间我就能杀了你,”

赫本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变成眼前这幅模样,看样子他强的攻击就是那只手,朱啸谨慎地看着那条手臂,也不跟赫本废话,静静地等待着赫本的攻击到來,

可朱啸显然有些失算了,赫本并未立刻就攻击过來,而像是看透了朱啸的心一般,一语道破朱啸的想法,“哈哈哈,小子,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些什么,你觉得我费了这么大的劲就让我的这条手臂变成这样子,那我强的攻击也应该來自于这条手臂,是以只要防备我的这条手臂,那就万无一失了,”

瞬间朱啸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般,他不知道赫本为何会知道自己心中是怎么想的,一时间,无数个年头闪过朱啸的脑海,可很快他就镇定下來了,“我的头向那边偏了一下,他也是一个久经大战的人,自然能够轻易明白我的想法,越是拖得久对我越是不利,算了,既然你不肯动手,那就由我來动手吧,”

二话不说,朱啸猛地朝着赫本狂奔而去,在距离赫本前面三尺的地方高高跳起,手中的玄铁巨镰举过头顶,重重地就砸了下去,

赫本目不斜视,高高地举起那只已经算不上是人手的手臂,冷冷地吼道:“小子,你以为我费了这么大的劲一点用都沒有吗,”赫本看准玄铁巨镰,手重重地就砸了上去,

“轰,”

朱啸与赫本出现了短暂的僵持,可与赫本的淡然不相同的是,朱啸大呼不妙,赫本不仅仅只是拦住了朱啸的一击那么简单,如此的速度砸了下來,可赫本却轻轻松松就挡住了朱啸一击,倒是朱啸的手被震得生疼,若不是朱啸冒着被震伤的危险紧紧地握着,只怕现在玄铁巨镰早已脱手而出了,赫本的元气猛地一吐,连同玄铁巨镰,朱啸一下子就被高高地抛飞出去,

赫本可不仅仅只是要将朱啸抛飞出去,脚下猛地一蹬,赫本化为一个黑影,一下子就到了朱啸身后,朱啸不由得一惊,身体一扭转过來慌忙应对赫本的攻击,可显然已经來不及了,赫本拳头先是朝后一拉,随即重重地就砸在了朱啸的背上,

“轰,”

原本还在朝上飞出去的出现一下子就被砸在地板上,瞬间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巨坑,灰尘不停地扬起來,

很快朱啸九爬了起來,刚一狼狈地爬起來,赫本的脚就重重地踩在朱啸的胸口上,朱啸一下子就又倒在了地上,

“噗,”

脖子一扬,朱啸一下子就吐出了一大口鲜血,现在的赫本不管是速度还是其他的跟之前都不可同日而语了,后來偷袭朱啸的那一下,朱啸根本就还沒有反应过來就中招了,

虽然赫本的脚踩在胸口上如同一块巨石压在胸口上一般,但吐出一口鲜血朱啸倒也变得舒畅了不少,赫本可不愿意朱啸舒畅,脚高高地抬起來,又重重地踏在了朱啸胸口上,

“啊,”

朱啸疼得惨叫一声,刚才这一脚赫本也是用了很大的劲,朱啸嗓子一甜,又咳出了几口鲜血,朱啸的惨叫让赫本兴奋不已,脚也是越來越用力了,“小子,我还以为你不会惨叫啊,哈哈哈,你可真是强悍阿,惨叫的声音也是如此悦耳,我看你还是再给我多叫几声吧,”

又是猛地一踏,朱啸感觉胸口都快要被压塌了一般,又咳出了几大口鲜血,可朱啸就是沒有如赫本的愿,虽然疼得汗珠直淌,可朱啸愣是一点叫声都沒有发出來,

“像一头死猪一样,你给我去死吧,”赫本一把抓起朱啸,将朱啸重重地又砸在了地上,

受了赫本一记重拳,朱啸瞬间被重伤,他感觉自己的腰都要断了一般,加之被赫本折磨了一番,那更是伤上加伤了,可朱啸却并未放弃,他一直在思考着如何才能扭转眼下的局势,是以刚一被赫本扔出去,朱啸手猛地在地上一撑,朝着旁边跳了去,

赫本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讶,不过惊讶之色很快就被兴奋的神色所替代,嘴里也开始夸赞着朱啸:“小子,看來我沒有看错你啊,你果然很耐打,希望你能多坚持一会儿,这样我也就能多玩一会儿了

,”

竟然被人当作玩具了,朱啸气愤不已,牙咬得直响,不过这个大陆一向都是实力为尊,沒有足够的实力,无论你多气愤也只会沦为别人的笑话罢了,

“哈哈哈,咦,你这是什么元气,”赫本不由得一愣,惊讶地说道,“难道你小子还隐藏了其他元气吗,”

再看朱啸,此时他浑身上下都被一层血红色的元气所覆盖,元气虽然很是稀薄,但却是无比的霸道,不容别人半点的小觑,

此时朱啸已经不再愤怒了,他变得很平静,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平静,因为他实在是太过平静了,他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当然,朱啸自己的心跳其实并不快,因为他不惧怕任何东西,

风正轻轻地拂在朱啸脸庞上,朱啸很是受用,不由得嘴角也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一个淡淡的邪笑,只是别人看不到朱啸现在的模样罢了,不然他一定会被现在的朱啸吓到,虽说朱啸的脸上确实挂着一丝微笑,但他脸上更多的是写着“危险”二字,

除了那一抹邪笑,朱啸的脸上再也看不到半点其他的表情了,那是多么的冷漠,又是多么的高傲,似是要摧毁除了自己之外的所有东西,又似是俯视这所有的一切,此时,朱啸身上的那红色的元气变得更加浓郁了,

这下赫本有些坐不住了,他脸上的阴笑变得越來越淡,脸色变得越來越沉重,在朱啸的元气面前,赫本甚至发现自己的元气在颤抖,像是下位者遇到上位者了一般,那种威压无影无形却又无处不再,

打死赫本都不相信自己的元气在朱啸的元气面前是下位者,赫本之所以能够操纵尸首,那是因为他的元气是一种十分邪恶而又十分罕见的元气,这种元气并不会伴随着先天的体质而來,靠的完全就是后天來的,而且是要一点点积累下來的,

为了得到这种元气,赫本失去得实在是太多了,可这种元气也给了他很多,在无数次的战斗之中,只要赫本全力以赴,对方基本上都逃不掉被他虐杀的下场,经历的死亡越多,赫本也变得越來越强了,在獠牙佣兵团他虽然只是十团长,但他确实獠牙佣兵团的一张的,这一点,獠牙佣兵团也仅仅只有两个人知道罢了,

其中一个是黄炳,另外一个就是他赫本,

“我不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相信,我的元气就是强的,”

成都治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治疗妇科炎症的好妇科医院
南充医院都有妇科吗
上饶治疗前列腺炎去那家医院好
郑州有治疗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