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明末女将秦良玉忠心明朝抵抗张献忠到一刻

发布时间:2019-06-11 19:45:25 编辑:笔名

  核心提示:已六十八岁高龄的秦良玉,带着她手下历经百战的白杆兵,誓死抗拒,一直到张献忠败亡,起义军终没能踏入石砫半步。

  本文摘自:贵阳市政协信息网,作者:佚名,原题:《揭密“白杆兵”的兴衰》

  明朝末年,朝政腐败,关外清兵经常寇掠关隘,关内社会动荡不安,民不聊生,斯文凋弊,整个大明朝的总体局势用兵荒马乱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这个时候,地方武装在与反武装的斗争过程中,出现了一些的将领及其的作战部队。白杆兵就是比较的其中之一。所谓“白杆兵”,就是以持白杆长枪(长矛)为主的部队,这种白杆长矛是明末忠贞侯、四川总兵秦良玉根据当地的地势特点而创制的武器,它用白木(不需要染色)做成长杆,上配带刃的钩,下配坚硬的铁环,作战时,钩可砍可拉,环则可作锤击武器,必要时,数十杆长矛钩环相接,便可作为越山攀墙的工具,悬崖峭壁瞬间可攀,非常适宜于山地作战。白蜡木的外观与欧洲槐木相似,成奶白色或微带粉红,坚韧而富有弹性,加工简单,所以,在冷兵器时代它是一种既实用又经济的兵器器材。

  秦良玉,忠州人,父亲秦葵。自小,秦良玉的父亲以兵法部勒子弟,曾对秦良玉说:“汝一弱女子,盍习兵毋为人鱼肉。”秦父让秦良玉学习兵法与武艺的原始初衷是让秦良玉能够自卫防身,但是秦良玉勤奋学习,亳无输让须眉,“秦良玉与兄弟比肩习武,兼读兵法。20岁之前即精于‘骑射击刺之术’,尤精其父所授韬略。”由此,秦葵无不感慨地评价秦良玉说:“惜不冠耳,汝兄弟皆不及也。”秦良玉却慷慨答曰:“使儿得掌兵柄,夫人城、娘子军不足道也。”明神宗万历二十二年(1595),秦良玉二十一岁。当时忠州纨绔子弟曹皋看上了秦良玉,被秦断然拒绝,后来曹皋加害于她,以秦良玉支持抗税斗争将其下狱。秦良玉出狱后,搞了一次比武招亲,曹皋也来应征,被秦良玉打败。秦良玉对石砫土司马千乘一见钟情,故意输给马千乘,决定嫁给马千乘。万历二十三年(1596),秦良玉二十二岁,嫁石砫宣抚使马千乘为妻。石柱也属忠州,离秦良玉的娘家不远,是一个苗族人为主的郡县,朝廷设置宣抚使统辖这些归顺了大明的苗人。马千乘并不是苗人,他祖籍是陕西抚风,乃马援后裔,因祖上建立了战功,被封为石砫宣抚使,官职世代沿袭,传到了马千乘身上。

  石砫地处偏远,民风骠悍,时有叛乱兴起;所以宣抚使重要的责任就是训练兵马,维护安定。所以,婚后不久,秦良玉间语千乘曰:“今天下多故,石硅界黔、楚、蜀交,不可不练兵为保境计。且男儿当立功万里,继先高祖新息侯家声,何区区固吾圉为?”千乘唯唯。于是,秦良玉与夫马千乘整饬土政,培训军伍,练出了一支戎伍肃然、所过秋毫无犯、为远近所惮的石硅土兵,即白杆兵。白杆兵大都是亲连亲友连友而召集组织起来,加以严格训练后,战斗力非常强。这些百杆兵战时为兵,闲时就组织起来开垦荒地,发展生产,并将部分新垦荒地分给官兵的家属和群众广种粮草。女兵则纺花织布,供应军需。

  清一色白杆长枪部队让人耳目一新,但真正让白杆兵闻名天下的是它后来的赫赫战功。从秦良玉的创建直到她去世那天,这支部队经历大小百余战,其中比较的有平播之战、浑河血战、收复四城(滦州、永平、迁安、遵化)之战等大战役。由此,白杆兵“遂海内”便不难理解了。

  万历二十六年,播州(今遵义)宣抚使杨应龙勾结当地九个生苗部落举旗反叛,他们四处攻击,烧杀抢掠,猖狂至甚。朝廷派遣李化龙总督四川、贵州、湖广各路地方军,合力进剿叛匪,马千乘与秦良玉率领三千白杆兵也在其中。由于白杆兵特殊的装备和长期严格的山地训练,因此在播州的战争中十分得心应手,大军长驱直入。,叛军调集所有兵力,固守在播州城里,城外则设下五道关卡,分别是邓坎、桑木、乌江、河渡和娄山关,每道关卡上都有精兵防守,杨应龙想以此作为自己的护身符。攻打邓坎,是由秦良玉带领五百白杆兵为主力。邓坎守将杨朝栋见对方兵力单薄,便准备一举吞灭,于是把手下五千精兵全部拉到阵地上,排下密密麻麻的阵式。秦良玉面对十倍于己的敌军毫不畏惧,骑一匹桃花马,握一杆长矛,率领白杆军威风凛凛地杀入敌阵,只见她左挑右砍,东突西冲,所过之处敌军兵士纷纷损命,如秋风扫落叶一般。但是,敌军人多势众,潮水般层层包住,陷入敌阵中的秦良玉方寸不乱,一边砍杀周围的敌兵,一边慢慢向敌将杨朝栋靠拢,将到近前时,她一顿猛杀之后,忽地纵马腾跃,还没待四周的人看清,她已把杨朝栋抓在了自己的马背上,右手挥舞着长矛,左手牢牢制住了敌将。众敌兵见头领被擒,顿时乱了阵脚,秦良玉的白杆兵乘胜追杀,没一顿饭的功夫,敌兵就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五千人马溃散无遗。攻下邓坎后,剿匪大军接着又顺利地拿下了桑木、乌江、河渡三关,直达播州外围的娄山关。娄山关是播州城外的一道天然屏障,山势高峻险要,仅一条小路通过关口,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地。攻打娄山关的主要任务又落到了白杆兵头上,限于道路狭窄,无法通过大批兵马,秦良玉便帮丈夫定下了一个巧取的方案。这天凌晨,秦良玉与丈夫马千乘双骑并驰,沿正路攻向关口,只见两杆长矛上下翻飞,挡关的敌兵一一倒下,而后上的援兵也无法一涌而上。而当秦良玉夫妇两人并肩血战,而敌兵越聚越多时,几千白杆军突然从关口两侧包围过来,敌兵防不胜防,落荒而逃。原来,趁秦良玉夫妇正面进攻,牵引了敌军注意力的时机,其他白杆兵将士从关卡两侧的悬崖处,凭着白杆长矛首尾相联,攀越上关,给了敌军出乎意料的打击。攻下娄山关后,叛军失去了护身符,剿匪大军一鼓作气,攻克了叛军据点播州城,杨应龙全家自焚而死,叛乱彻底平息下来。论功行赏时,石柱白杆兵战功卓著,被列为川南路有功之军,秦良玉初次参加大战,立下汗马功劳,除受到重奖外,“女将军”的英名远播四方,白杆兵初显锋芒。

  班师凯旋的路上,由于天气炎热,马千乘染上了暑疫;回到石硅后,又因接待不恭,得罪了内监邱乘云,被邱乘云设罪投入狱中。在狱中,得不到治疗调养,马千乘病重而死。马千乘死后,朝廷觉得他并无大罪,所以仍保留了他家石硅宣抚史的世袭职位。而这时马家的继承人马祥麟年龄尚幼,按土司夫死子袭,子幼则妻袭之制,朝延又鉴于秦良玉作战有功,文武兼长,所以授命她继任了丈夫的官职。秦良玉是个坚强的女人,她强忍住失夫的悲痛,毅然接过丈夫遗留下来的干斤重担,继续训练白杆兵,管理石柱民众,尽心尽力,保住了石砫的安谧昌平。

  二十年时光匆匆流过,转眼到了明神宗万历未年,满人崛起于东北的白山黑水之间,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女真酋长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县)建立“大金”(后金)政权,开始连连发动对明朝的进攻。两年后,萨尔浒一役,明军惨败,诸营皆溃。辽东情势危急,朝延重调全国兵马赴援,秦良玉此时已经四十六岁了,仍然亲自率领三千白杆兵,连同自己的哥哥、弟弟、儿子,兼程北上卫边。万历四十八年,秦良玉的白杆兵与满清军队打了几场硬仗,挫伤了清兵的一些锐气。沈阳之战中,秦氏兄弟率白杆兵率先渡过浑河,血战满洲兵,大战中杀辫子兵数千人,终于让一直战无不胜的八旗军知晓明军中还有这样勇悍的士兵,并长久为之胆寒。由于众寡悬殊,秦邦屏力战死于阵中,秦民屏浴血突围而出,两千多白杆兵战死。但也正是由此开始,秦良玉手下的石柱白杆兵名闻天下。秦良玉闻讯后,亲自率领百名白杆兵,渡河杀入重围,拼死救出了弟弟,抢回了哥哥的尸体。其后,朝廷任命秦良玉为把守山海关的主将,赐予秦良玉二品官服,并封为诰命夫人,任命其子马祥麟为指挥吏,追封秦邦屏为都督佥事,授民屏都司佥事之职,还重赏了白杆兵众将士。

  后来,兵部“议再征兵二千”,于是“良玉与民屏驰还”。返回石砫之时;正赶上永宁宣抚使猓猡族的奢崇明起兵叛乱,奢崇明的党羽樊龙占据了重庆,听说秦良玉带兵回到了石砫,马上“赍金帛结援”,秦良玉大怒道,“我受朝延厚恩,正思报效国家,岂能与叛贼为伍!”朝延闻报后,授秦良玉为都督佥事,拜为石砫总兵官,以示嘉奖。天启三年(1623)四月,良玉继续领兵攻奢,连下奢军盘据的遵义、永宁、蔺州(今古蔺)和九节滩、红崖墩、观音寺、青山墩及江潦48寨,全川平定。奢崇明逃往贵州,勾结水西(今乌江上游鸭池河以西)土司安邦彦同反。安邦彦自立为罗甸王,招兵买马,占据了贵阳以西的千里之地。朝廷又诏命秦良玉率白杆军入黔平乱,白杆军奋勇作战,很快就平定了叛乱,杀死了安邦彦,但也赔上了秦民屏的性命。

  崇祯三年(1630年),皇太极攻榆关不入,便率十万辫子军绕道长城喜峰口入侵,攻陷遵化后,进抵北京城外,连克永平四城,明廷大震。清兵趁机直奔向通州,京师形势十分急迫。明朝廷再次诏今天下诸军镇边勤王,秦良玉接旨后,带领她的白杆兵,日夜兼程赶往京师,并“出家财济饷”,以补朝廷因连年应战而造成的军需不足。秦良玉的部队与清兵在京师外围相遇,还没来得及安营扎寨,就开始了全面进攻。年己五十五岁的秦良玉,手舞白杆长矛,好似“瑞雪飞舞、梨花纷飘,锋刃所过之处,清兵不是头落地就是手脚分家”;所有白杆兵将士,无不以一当十,威猛如虎,打得清兵落荒而逃。很快,秦良玉接连收复了滦州、永平、迁安、遵化四城,解救了京城之围。崇祯帝大加感慨,特意在北京平台召见秦良玉,优诏褒美,赏赐彩币羊酒,并亲赋诗四章,彰其功绩:

  学就西川八阵图,鸳鸯袖里握兵符,

  由来巾帼甘心受,何必将军是丈夫。

  蜀锦征袍自剪成,桃花马上请长缨,

  世间多少奇男子,谁肯沙场万里行。

  露宿风餐誓不辞,饮将鲜血代胭脂。

  凯歌马上清平曲,不是昭君出塞时。

  凭将箕帚扫虏胡,一派欢声动地呼,

  试看他年麟阁上,丹青先画美人图。

  明军收复永平四城后,朝廷留其马祥麟和秦翼明驻京畿防守,命良玉回川“专办蜀贼”。

  又过了十来年,起义军张献忠进入四川一带,年过花甲的秦良玉再次披挂上阵,风采不减当年。她率领白杆兵,连战连捷,解除太平之围,扼罗汝才于巫山,斩东山虎于谭家坪,使张献忠的军队在川地吃了不少苦头。然而,由于川地屡经兵灾,府库空乏,粮饷短缺,损失的兵力无法补充;而起义军部队势力强大,如潮水般涌进川蜀,整个战局上,官兵无法取胜。秦玉良万般无奈,只有退保石砫一地。这时京城已被李自成所率领的义军攻破,明思宗自缢于煤山,大明皇朝在风雨飘摇中终于彻底倒塌,李自成入主京城,张献忠则想牢牢控制住川蜀,以作为自己的据点。张献忠东征西战,几乎囊括了全蜀,却唯对石砫弹丸之地无可奈何。已六十八岁高龄的秦良玉,带着她手下历经百战的白杆兵,誓死抗拒,一直到张献忠败亡,起义军终没能踏入石砫半步。清顺治五年端阳节过后,七十五岁的秦良玉,在一次检阅过白杆兵后,刚刚迈下桃花马,身子突然一歪,溢然离开了人世,这次阅兵成为她与自己的白杆兵诀别的礼物。

相关链接>>全国13-14学年高中上期中考试历史试题汇总全国13-14学年初中上期中考试历史试题汇总全国2014届高三上第四次月考历史试题汇总全国2010-2014年初中历史试题汇总2014高考备考之12月重点历史专题汇总2014中考备考之12月重点历史专题汇总
呼和浩特癫痫好的医院
上海治牛皮癣好的专科医院
安达整形美容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