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电信改革再起步运营商定位抉择

发布时间:2019-08-15 17:28:14 编辑:笔名

  ,决策层需要确定,是继续保持高额利润,以国有资产增值为首要任务,还是在承受打破垄断降低利润的代价之后,转为整个国民经济的底层平台。

  展望中国电信业未来,两种结局都有可能。乐观的结局是决策层超越既得利益羁绊,彻底打破垄断,进而带动整个产业链的繁荣;不那么乐观的结局是垄断资源部分向社会资本放开,市场和权力再度纠结,新技术革命进程受阻,中国电信及相关产业与国外同行的差距拉大。

  1999年至今,中国电信业共经历了四次大规模重组,借此创造的市场效率和国民福利,在诸垄断行业中。

  相比15年前,中国电信市场已从一个政企不分的行政垄断结构,演变为三巨头主导下的寡头市场结构。竞争从无到有,局部还很激烈,但与开放环境下的国外市场相比,中国电信市场的竞争仍然非常不充分,且遗留下了顽固的既得利益群体。

  时至今日,上一轮电信改革的红利已经释放殆尽,中国电信市场的发展亟须新一轮改革刺激。相比以往单纯的政府主导,此轮改革在新技术革命的背景下展开,面临边缘化风险的电信寡头自身亦有改革意愿。

  自去年开始,决策层开放了牌照,放松了接入民间资本进入的限制,准备成立了家铁塔公司,种种迹象表明,新一轮电信改革似乎已经启动,并隐约闪现出彻底打破垄断、真正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势头。

  但即将成立的国家铁塔公司并不能背书上述解读。这家公司仅涵盖了部分移动基础络设施,仍是平衡三大运营商利益的结果。所谓的 业分离 实际仍由三大运营商把持,三大集团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角色定位没有得到根本改变。

  民营资本虽然被鼓励进入电信业,但在国家铁塔公司和运营商开放的转售资源中仍只能扮演补充角色,同时一家独享资源的国家铁塔公司亦有可能形成新的垄断。

  因此,展望中国电信业未来,两种结局都有可能。乐观的结局是决策层超越既得利益羁绊,彻底打破三大运营商对基础络的垄断,进而带动整个产业链尤其是互联及相关产业的繁荣,而运营商自身也蝶化为真正的市场化公司;不那么乐观的结局是市场和权力再度纠结,决策层仅向社会开放部分电信垄断资源,因此导致新技术革命进程受阻,中国互联及相关产业与国外同行的差距拉大,运营商自身也深陷依赖垄断保护的泥潭不能自拔。

  编者

  4月 0日,也就是笔者爆出电信业要成立 国家基站公司 的第二天,工信部旋即在其官以相关司局负责人的名义发布 回应 称: 目前,三家基础电信企业正在研究共同组建一家设施公司,负责统筹建设通信铁塔设施,进一步提高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水平。

  工信部的回应虽未就 国家基站公司 做出明确答复,但已表明国家有决心将一些基础电信络分离出来统一建设。部分乐观的电信业人士认为,这是中国电信业实施 业分离 的步,亦是电信业再改革的信号(业分离,即电信络与电信业务分开运营)。

  基站是布建移动互联的抓手,抓手到哪儿,移动信号就到哪儿。全国现有约140万个基站。工信部在年初时曾预计,今年新增4G基站就将超过50万个,年底仅4G基站就可达到100万个。

  铁塔是基站的重要组成部分。电信运营商建设铁塔将通讯天线安置到点以增加服务半径,达到理想的通讯效果。通信铁塔耗资巨大,其建设成本和土地选址成本,约占电信运营商资本开支的三分之一左右。

  但由于信息通信与基建管理的管理职能分散于不同政府部门,再加上民众担心辐射的 邻避运动 ,因此造成基站的选址、建设越来越难,目前已出现影响4G发展进程的现象。同时,三大运营商都承受着利润下滑的巨大压力,面对开支巨大的铁塔和基站建设已不堪重负。

  今年 月,国资委便决定牵头成立国家基站公司,为平衡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利益关系,后明确为国家铁塔公司。具体由三大运营商出资组建,并允许民资入股。该公司目前已经进入筹备阶段,预计下半年挂牌。

  这与工信部回应声明和发改委的近期发文所言颇为一致。工信部声明称: 这种模式(国家铁塔公司)的探索应按照市场化原则和三中全会提出的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精神进行组建设计和运营。 5月下旬,发改委发文:鼓励社会资本进入、4G移动络、大容量传输等领域。

用物流透明管理夯实物流企业管理基础
美利车金融李明昊:传统征信互联网征信是互联网汽车金融平台的基础
2015年广州教育综合Pre-A轮企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