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朱森第2035年以后我国机器人产业将实现

2019-03-06 19:48:47

智能制造是“中国制造2025”的核心,智能装备和产品是智能制造的实现端,而智能装备和产品中较为重要的体现则是工业机器人。行稳致远,如何打牢基础,从实现端推进“中国制造2025”?

在第五届中国机器人峰会主旨报告上,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原执行副会长朱森第,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学教授谭建荣,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中国机械科学研究总院原副院长、国家制造强国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屈贤明三位专家就推进智能制造的关键、智能制造装备发展以及智能制造关键零部件的有益经验进行了分析和介绍。

朱森第:提高工业机器人技术含金量,实现智能制造

“未来机器人的发展非常诱人,预计到2020年机器人的密度会达到150,保守估计市场规模将达380亿元!”朱森第说,现在有两个热,一个是智能制造热,一个是机器人热。针对工业机器人,他提醒大家面对“热”更要冷静思考。

朱森第说:“推进智能制造,要从国家制造业当中突出的问题,即要从效率、效益、质量入手。”当前的智能制造有几个关键问题需要引起特别重视。、顺应技术发展趋势,融入新的技术,关键的是核心技术必须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第二、推进智能制造要通过试点示范,多层次,多维度着力。第三、以市场需求来决定推进智能制造的速度和力度。第四、一定是要建立起标准的体系框架,遵循标准规范来进行模式推广。,我们推进的力度和智能制造发展速度必须匹配。现在存在问题是智能制造装备发展的速度跟不上推进的力度。

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朱森第

他总结:工业机器人是重要的智能制造装备,要加快智能制造装备产业的发展,工业机器人实力上不去,智能制造就难以实现的。目前来看,我国工业机器人应用领域广的还是汽车,其次是电子信息产业。而其中,SCARA机器人和多关节机器人国外的品牌占了多数,这就是我们的薄弱环节,所以下一步我们就要想办法在多关节机器人和SCARA机器人上提高国产机器人的技术含量,产品的可靠性,以满足用户各方面的需要。汽车、电子信息、电工技业、通用设备等都是国产机器人主要攻克的领域。

朱森第在展望国产机器人后30年的发展时说到,随着深度融合人工智能技术,机器人将不断的进化,从人机协作的机器人,能够进化成类人机器人。当前的十年是我国机器人产业的跃升期,国家已经从基础技术、共性技术到关键部件、本体、性能都做出了部署和安排,以及未来市场上占有率都做了安排和部署,按照这个步骤执行后,下一个10年,将是我国机器人产业的追赶时期。2035年之前,如果能够在关键零部件上掌握核心技术,主机在各行各业应用领域的应用上能够扩充,产业才会呈现健康发展,才能实现从跟随型到并跑,再过十年实现领跑的目标。与其他持乐观态度的专家稍有不同,他预测实现领跑,保守估计是在2035年以后。

朱森第说,在未来的追赶期,必须下功夫突破关键技术。在创新驱动方面,国家也做了部署,到目前为止,“中国制造2025”创新中心建设上已经有5个被批准,而且已经开始实施行动。未来一共要建15个,5个已经批了,其中有一个工业机器人,以沈阳自动化所牵头,希望这个创新中心能够真正成为我国工业机器人的产业以至于整个机器人产业的领跑者。尽快把技术转移到产业中的企业,引领整个产业的发展,齐心协力将提高机器人的可靠性作为要务。

谭建荣:智能装备是基础,智能机器人离不开智能装备

“没有智能装备,智能制造难以完成”谭建荣讲到,智能机器人的构成离不开智能装备,与传统装备相比,智能装备就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优化升级,比如数控机床能够把它转型为智能机床,挖掘机转型为智能挖掘机。智能机器人就是将机器人技术、自动化技术、传感技术与人工智能技术相结合,实现机器人智能感知、智能学习和智能决策。机器人是整个装备行业实现智能制造核心装备。

中国工程院院士谭建荣

因此,在发展智能机器人过程中,要考虑三大要素:感觉、反映、思考。这三个要素也是智能机器人与常规机器人的本质差别之一。

目前,智能装备应用在六大领域:智能机床装备、智能动力、智能机器人、智能运载装备、智能家居、智能终端装备。围绕这六大领域,目前已实现六项突破:系统参数自诊断注塑机、突破绿色低碳节能挖掘装备、多工况自适应压缩机、人机共融智能机器人、安全高可靠性智能汽车、AI深度融合的智能化。

另外,谭建荣还讲到:“智能制造核心是知识工程,没有知识的智能谈不上智能。”无论是发展智能制造还是发展智能机器人都要以知识工程为核心,要能够做到自感应,自适应,自学习,自决策。“人机共融是现在机器人应用当中的境界”谭建荣讲到这也正是我们应追求的目标。

实施智能制造,建设制造强国,离不开工业强基。工业强基是一项具有长期性、战略性、复杂性的系统工程,需要长期坚持。我国实施智能制造时间短,在核心零部件、关键基础材料、先进基础工艺等构成的工业基础上存在着明显的“先天不足”症状。

屈贤明:培养独角兽企业,打破关键零部件受制于人

“‘中兴事件’给我们教训就是关键技术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屈贤明直击人心,立竿见影地揭示了我国机器人关键零部件的痛点。

找准病症,才能对症下药。“现在令人忧虑的是全国各地,我走过的好多个机器人的产业园,和做机器人主机场,他们追求本企业本产业园的产业链的完整性,都想把这个产业链做得又粗又长。盲目追求产业链完整的做法是一个误区,这样的重复建设后果可能会很严重。”屈贤明特以南通振康、苏州绿地等为例,从这些独角兽级别企业的成功经验,敲醒一批跟风盲从的人。

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屈贤明

屈贤明举了这样一个有趣的例子:“国内工程机械行业很火的时候,高压泵,

朱森第2035年以后我国机器人产业将实现

马达,多路阀,油肛等非常紧俏而且利润可观,于是有6家主机场和一家投入20亿建液压厂,建立这个大市场。遗憾的是6家中5家主机场没有一家实现大批量的生产,他们做得再好也难有客户,同时还造成了市场的恶性竞争。其中有一家设备非常先进,但是没有实现大批量的生产,而且由于投入过多等原因,破产了。只有一个专业厂,专业的液压件厂房就是常州恒立油缸取得了成功”。

通过这个例子,可见“我国从事核心零部件元器件研发和生产的‘专、精、特’企业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这是一大病症,为此屈贤明深入剖析出其他两大病症:“一是用户对国外零部件比较宽容,而对国产的零部件却要求苛刻;二是国外竞争对手打压,你不行了我卖高价,你一行我压低价格让你很难生存。”

为破解我国智能制造在核心零部件方面的技术“卡脖子”问题,屈贤明独创性地提出了“四大一”策略即一大批、一条龙、一揽子、一站式,具体为:培养一批“专、精、特”巨人企业,又被称为“隐性”;实施重点产品的一条龙计划,如围绕传感器、减速器、伺服电机、控制系统等,从材料、工艺、设备等实行一条龙计划;实施重点领域一揽子计划,围绕重点领域,特别是有中国特色的领域,比如针对高铁的核心零部件进行全面的安排;在重点地区和重点行业建设一站式的服务平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