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段奕宏登风尚志显成熟风范图

发布时间:2019-10-13 01:40:21 编辑:笔名

段奕宏登《风尚志》显成熟风范(图)

段奕宏登《风尚志》

段奕宏

段奕宏登《风尚志》

段奕宏  高清组图:段奕宏登《风尚志》

一出苍莽的《白鹿原》,他等了五年;一场悠哉的度假,他漫游了九个月。生活的节奏和表演的分寸,正被他恰到好处地握在手中。现在的他,乐于拼杀和较劲,也享受阳光和微风。生活给他什么,他就接受什么。他信命,却不屈从。他决定迈大步走走看,看还能趟出什么辽阔来。

我心里住着一头野兽

五年前没有接下《白鹿原》,因为那时候依据我的生活阅历、生活技能和对人生的理解,我是没有把握去诠释和解释那个角色的,没想到就不了了之了。五年对一个人的成长是非常有作用的,五年之后重读小说,是一个重新的开始。

一个电影和一个演员是互相成就的,五年前我对自己去成就他的能力没有把握,怕有损于这个人物。可能就是命吧。

我从角色黑娃一次次追寻中,感受到的是生命张力的绽放,他身上好像住着一头狮子,来护着自己的尊严,自己的家。

乱世浮生,难以改变,长期遭殃的是老百姓。单靠黑娃一个人或者一个白鹿原,是很难改变的。身处在今天的我,段奕宏(微博),真的是很幸福的

。每每都有一种要珍惜、要给积极健康的信息给自己和周围的人。

我心里住着一头野兽。若说猛虎嗅蔷薇,那结果是什么呢?也许把她咬碎了,也许一阵花香沁过脾胃。

我对电影有敬畏

《一九四二》的拍摄之苦,我几乎都没受到。我们在重庆拍的时候,听那些化妆和工作人员在讲河南的戏分,非常苦。我非常佩服他们,零下20多度,在荒山野岭当中,涂抹着各种创伤和冻疮,身上脏兮兮的,诠释逃荒,我拍过《我的团长我的团》,我能想象得到!有时候听他们一说,我还有点儿惭愧。

我对电影有敬畏。这份工作就是这样的,大夏天拍冬天的戏,冬天拍夏天的。怎么办呢?你选择了这份职业,就要选择承受这份疾苦和痛苦。这是对自己职业基本的尊敬。

词儿说对

,钱数对,回家。可我不行。

生命的意义在于绽放,那怕是瞬间的。

《我的团长我的团》,172天,死过一次一样。让我远远忘记了士兵突击的成功。做演员的苦和乐,我会说,我得到的“乐”比“苦”多。让我重新思考人生。

我看到了生离死别、逝者和伤者的眼神,他们的神经。在情绪谷的时候我难以自拔,我问自己,坚持还是不坚持?我不怕别人说我是逃兵,我在意的是我留下来了

,这代表对生命的敬重。成全生命的绽放,承担这个职业给我的。

传递一些,人的气味

回舞台是肯定的,其实也有在等的心理。我对自己的境况和阶段性的需求是很清楚的。从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始接触话剧导演了,本来定的今年年底和一个很棒的导演合作,因为很多原因可能会移到明年。我在等一个可以再次开启我不一样可能性的导演和作品。这块神圣的地方我不会放弃的。

我在在等一个开大智慧的人,修行很了得的人物。(深呼一口气)我走近他,能感受到他的能量。

在工作当中,我们都是很孤独的。

我们习惯于别人赐予我们正能量,可能就是一些小事情,小细微,都能积蓄,只是我们会不在乎了。

在舞台上,我想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和观众的,能量交换。这是很难说的一个东西,就像一个磁场,你在台上发功发力,他本来瘫坐在观众席里,忽然坐起来,双眼不再离开你。这种东西会给演员一个回馈。

如果太太坐在观众席里,我表演的时候也是不会有什么改变的。太在乎观众是对角色失分寸的表达。

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指尖还有感觉,就是完美的状态。然后才能地、神经性地、气质性地,传递一些,人的气味。

不知道从那儿说起,我害怕和人交流

在中戏上学的时候,我不爱说话,是个过于认真和较真儿的学生。那时候,我会因为我们班女生谁迟到了,大发雷霆。现在想想,不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这不是的方式。

我要学会跟人打交道

,不能一味根据我的方式去调频别人。还要学会面对糟糕的环境,依然保持个人的积极和愉悦。

刚开始有采访我的时候

,我能和面对面三分钟沉默,她就问我:“你怎么不说话啊?”。我之前确实欠缺与人交流的能力,不知道从那儿说起,害怕和人交流。

爱情,我还在享受

演过的那些爱情戏里,我喜欢《爱有来生》里面一段台词。他说:“他不在乎是否能在一起,只要他爱她。”

我没想过男人在爱情里必须承担什么。对待家庭,从一个充满激情的爱情,到家庭,或多或少有落差,但是我现在还没有到要去调整时间给我们感情带来的磨损。我还在享受和体味这种幸福感。

去年演完《白鹿原》,我休息了九个月,去阿维尼翁看了戏剧节,呆了5天。然后在欧洲度假,我需要去接触外面的世界,视野和认识不能仅仅通过作品来填充自己。

在巴黎,我早上7点出发,晚上10点回家,都是用走的,随身还带一把伞。在奥赛美术馆一呆呆一天,就喜欢在小街小巷里转。停下来之后我想,这不就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吗?

记得有一次在颁奖晚会现场,有人跟我说

,你给我们演一个吧。我说我还是喜欢真实自然的自己。当时心里我就想,生活当中我干嘛还迁就人呐?我觉得可笑。

我以前会羞涩,大概因为自卑,这种自卑带来对认同感的寻求。我现在的羞涩可能是因为还会或多或少有,我知道我有,我就不会当成负担了。

再去回看原来的自己的时候,我心里是很坦然的。我愿意用一种笑的脸孔去面对自己,面对大家。我还是在路上,朝着阳光和希望在走着的,这是我的希望。

生活里那么多不如意,难道不是一样得活着吗?内心的快乐和喜悦,不要因为一件事情的表象蒙蔽了,放弃了去追寻的念头。

停下来,并不难。你知道自己这个阶段想要什么,你就能停下来。我还在路上,我心安理得。 (文章来源:《风尚志(微博)》杂志)

微小店怎么开
有赞小程序多少钱
手机微店电脑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