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贵女反穿生存记百一十章晦气的一天

发布时间:2020-01-25 06:41:07 编辑:笔名

贵女反穿生存记 百一十章 晦气的一天

村子里的小市场面积不大,一个大约只有几百平方的院子,两扇铁栅栏门儿。一排分别用粗糙的水泥板搭建的售货台,一米左右安置一个摊位。

时间刚刚三点左右,市场里的人很少,只有几个卖水果和干菜的,货品摆在台子上,几个小贩却围在一起打着扑克。顾客几乎一个也没有,也许还不到买菜的时间吧。

王德厚看见有一些空摊位,直接就驱车过去了,钱盈儿跟在他身后。王德厚把那几筐蘑菇一一搬到那个水泥台子上,毫无经验的他根本不知道那滋滋冒水的蘑菇是怎么回事?因为不懂,他也就不感觉奇怪了。

刚刚把菜摆好,正想坐到三轮车上休息一会儿。这时,那几位打扑克的停止了游戏,几双眼睛一致看向王德厚和钱盈儿。

王德厚微笑着,准备过去打个招呼。可他还没有抬脚,那几人中的一位年纪和王德厚相仿的,站起身过来了。那人阴沉着面庞,瞪着略有些凶光的乒乓球似的大眼珠子,两只胳膊左右甩动着,大踏步走向王德厚。

等那人走近,王德厚急忙笑脸相迎,友好的跟对方打招呼。

“您好,我是新来的,还请您多关照。”

“呦呵哥们儿,胆子不小啊?到这儿来打过招呼了吗?”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儿里挤出来的,说完,那人抬起右脚用力踩到那个水泥台子上。

王德厚感觉气势有些不对劲儿,但初来乍到,他弄不清缘由也不敢轻易动怒。只好依旧陪着笑脸,迎过去。

“我不知道啊?不明白您的意思?”王德厚用十分平和的语气问。

“呵呵不懂?啥都不懂就敢那么大胆子,你这要是啥都明白了,还有我们哥几个的活路吗?”这些话又是从牙缝儿里挤出来的,然后那人点燃一支烟,把目光转向钱盈儿。

王德厚已经琢磨出味道了,可能是自己的出现在某一方面影响了他们吧。于是,他压住已喷至喉咙的怒火。仍旧陪着笑脸。

“你──卖的是什么菜呀?咱们应该不一样吧?”王德厚往那人的摊位看了一眼,见上面摆满了菠菜。

“不一样,当然不一样。”那人吐了一口烟圈儿,这次的话是从舌头发出的。

“既然不一样。咱们就谁也不影响谁了?”王德厚依然笑着。

“哈哈,哥们儿,你咋还不明白呀?你占了我哥们儿的位子”那人重重拍了一下王德厚的肩膀。紧接着,用力甩掉手里那支还在燃着的烟。这时,其余那几个人也围拢过来。王德厚突然感觉事态有些不妙。这些人看来很霸道。

一向恬静温柔的钱盈儿被这种场面吓坏了,嘴唇哆哆嗦嗦的说:“你们想干嘛?不让在这里,我们就走好了。”

“呵呵妹子,吓坏了吧?没关系,我不是冲你。你这么漂亮的妹妹,哥怎么舍得欺负你呢。喂,哥们儿,卖媳妇吗?你要是卖她,我就不为难你了,因为她不占市场的摊位。带回去,住在我家炕头儿就可以了。哈哈哈……”

那人说完哈哈大笑起来,其他的几个人也跟着笑。

王德厚再也不能忍了,侮辱钱盈儿就是戳他心尖儿上的肉啊他怎能忍受这奇耻大辱?王德厚看看左右没有什么可用之物,再看看那几个膀大腰圆的大汉,自己如果赤手空拳肯定打不过他们。突然,他看见了自己三轮车上那把大锁,那是一条直径大约五公分的铁链子锁,这个正好可以当武器。

王德厚迅速抄起那条铁链子,飞身跳到那水泥台上。

“我今天就占这个位子了。我看谁敢阻拦?今天是妖挡我斩妖,魔挡我杀魔”王德厚用力甩着手中的铁链,用尽了的分贝,大声吼道。

“呦呵你还挺横有种过来。咱哥们儿练练”刚才说话的那位似乎有点儿不服软,撸胳膊挽袖子,看样子准备动手。

“呵呵,好啊哥们儿我从小,一天不打架就浑身痒痒。”王德厚冷笑着说。

那人当然不服气,正想冲过来。却被他的一个同伴儿拦住了。

“愣子,冷静点儿,别冲动。都是出门在外的,讨口饭吃不容易。”说话的是一位上了些年纪的男人,高个儿,灰头土脸带着胡茬儿。一身很普通很普通的深灰色棉大衣,看这人倒是一脸的正义。

王德厚听了“出门在外”几个字,倒是更增了几分胆量。本以为他们是本地人呢,有几分地头蛇的态势。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本来王德厚有几分顾虑。但得知了他们也是外地人后,那份顾虑没有了。

王德厚回头看了一眼钱盈儿:“盈儿,坐上去,我看他谁敢动你谁敢动我的女人和货物,我就让他像这只筐子一样下场”

王德厚示意钱盈儿坐到水泥台子上,然后自己一跃跳下,回身用铁链猛抽了一下装满蘑菇的塑料筐。蘑菇瞬间散落在水泥台上和地面,再看筐子碎成无数个小片片儿。其实,王德厚只是杀鸡给猴看罢了,他不傻,不可能真的把人打成那样。

俗话说,鬼怕恶人。一个真正怒火中烧的人,连鬼见了都会躲的。

那帮人见状也有些胆怯了,慢慢往后退了几步。只有那个叫“愣子”的,鼻子里“哼”了一声,但被刚才那个人又拦住了。

“愣子,走吧。既然今天老张不来,这个位子就让这个兄弟用一天吧。”那人替王德厚说了一句话。其实,这里的摊位,刚开始并没有固定是哪个商贩的,只是他们各自占领的。有些不着调的人就喜欢欺负新来的陌生人,其实,细想想他们这也是一种自卑的表现,自己本身也并不强大,所以才会欺负比自己更弱的群体。

人与人如果都能以善相待,那么这世界将不会有战火硝烟和生灵涂炭。

王德厚感激那位替自己说话的人,他像一位古代的侠客,双手抱起拳头:“多谢大哥,希望以后咱们友好相处。”

那帮人逐渐散去,一场风波才算平息。

王德厚整理了一下那些散落到地上的蘑菇,回头看着钱盈儿。钱盈儿双目发直,脸色苍白,嘴巴张的大大的,木头似的矗立在那里。她被刚才的情景吓坏了,还沉浸在恐惧中。

“喂喂,喂没事儿了,不要怕。”王德厚的手掌在钱盈儿眼前,晃了晃。

钱盈儿这才猛然觉醒,长长地舒了口气。

一切稳定下来,很快到了四点多钟,小商贩们纷纷来到这里,各自摆好了自己的摊位。买菜的人也紧跟着陆续进来,男男女女的围着这些摊位转圈儿。

一位四十几岁的大姐走到王德厚的摊位前看看,拎起来一朵,花儿一样形状的大叶平菇。

“小伙子,这里面有一斤水吗?”那位大姐看着蘑菇,问王德厚。

王德厚被问得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根本不知道那是用水浸泡过的,只单纯的认为蘑菇就是水分比较多的菜。

“哈哈,大姐,这没水还叫蘑菇吗?蘑菇本来就是水分很大的嘛”王德厚很自信的说。

“呵呵,还蛮有理的?你──干这行多久了?”那位大姐问。

“天。”王德厚如实回答。

“唉难怪呀小伙子,你上当了。你看看,这里面有多少水?”

那位大姐说着,用手把那朵蘑菇攥在手心,轻轻一用力,水哗啦啦的流了一片。

王德厚和钱盈儿两人看得傻了眼。

“不是只有肉可以注水吗?”钱盈儿傻傻的问,她刚刚听说肉可以注水,却不知道这蘑菇也被不法商贩注了水。

“哎呦你们太单纯了。”那位大姐摇摇头说,眼神里划过一缕同情。

王德厚如梦初醒,终于知道那蘑菇为何会那么便宜了。想想自己等于用几十块钱买了半车的水,王德厚怒火再次燃起,用力把那几筐蘑菇抖落在地上,拉起钱盈儿准备骑车离开。

“等等,小伙子,交卫生费。”一位右臂戴着红箍儿的老大妈,把他拦住了。未完待续。

ps:新书依旧不断更,希望推荐和订阅不断档,再次向各位求几票推荐和订阅。

...

邢台县第三医院怎么样
首大医院宋维贤
贵州治白癫疯医院地址
中山哪个医院治白殿疯好
陕西有癫痫病医院吗
友情链接